En
首頁 > 社科普及 > 東方講壇 > 講壇動態 > 媒體報道 > 正文

【學人論疫——你需了解的社會科學知識】④|疫情防控中的法、理、情

向日葵视频播放器下载發布日期:2020-03-10

 

【編者按】新冠肺炎疫情自發生以來,已不僅是一場醫護人員與疫病的戰斗,還牽動著經濟、法律、文化等社會各個領域。為此,上海市社會科學界聯合會特別拍攝制作“學人論疫——你需了解的社會科學知識”4集主題系列短視頻,邀請專家從歷史、社會、法律、心理四大領域,介紹、解答本次疫情所涉及到的社會科學知識與問題,更好地讓人們從思想上高度重視,在知識上破除疑惑,共同應對疫情帶來的挑戰。

 

第四集:《疫情防控中的法、理、情》

 

主講嘉賓:蘇曉宏(華東政法大學教授)

 

 

 

疫情防控中無處不在的法律運用


        新冠肺炎疫情自發生以來,牽動著全國人民的心。大家除了每天跟蹤疫情的變化,為逆行馳援的醫護人員和奮不顧身救治病人的事跡所感動以外,也關注著疫情防控過程中種種涉及法律的問題。


        我們可以看到,幾乎所有疫情防控的行為和舉措,都與法律存在關聯,在不同的法律領域都有所體現和反映。毫無疑問,法律作為調整人的行為和社會關系的最重要的平衡工具,從來就不曾缺席這場抗疫總體戰。


        從目前認為的疫情起源的野生動物交易看,就有《野生動物保護法》的相應規定:對于國家保護的野生動物非出于正當目的且經相關部門批準,不得隨意買賣,甚至可能因此構成《刑法》上的非法經營罪,或者非法收購珍貴、瀕危野生動物,珍貴、瀕危野生動物制品罪。




        疫情期間,編造虛假信息,在信息網絡或者其他媒體上傳播,或者明知是虛假疫情信息,故意在網絡或者其他媒體傳播的,構成《刑法》中的編造、故意傳播虛假信息罪。


        如果散布虛假信息,起哄鬧事,造成公共秩序嚴重混亂的,還可能構成尋釁滋事罪。


        利用疫情哄抬物價,牟取暴利的,則可能構成非法經營罪。


        在民法上,因為疫情的發生和影響,導致合同不能履行的,可以適用《合同法》中不可抗力事由的規定處理。


        在《行政法》中,行政機關做出停工、停業、停課、交通管控等各類行政措施,其背后是《傳染病防治法》和《突發事件應對法》等法律依據。


        在《勞動法》上,人們會關心因疫情停工期間的工資支付問題。在社會法領域,人們也在討論社會捐贈的抗擊疫情物資,如何可以依照法律更好地接收、管理、發放等問題。


        人們還會關注到《海關法》對境外入關相關防疫物資的查驗,以及在必要時進行物資征用的法律問題。


        另外還有人關注到《藥品管理法》對于尚未通過臨床試驗的新藥,如何進行使用的問題。


        透過上述法律規定和規制的現象、行為,我們會發現,在這些行為調控的背后,事實上隱含著法律調控社會的相應法理邏輯,尤其是在發生諸如新冠肺炎疫情這樣的社會突發事件時,更有一種平衡關系存在。


疫情條件下的法理邏輯




        疫情條件下的法理邏輯是什么呢?我覺得可能包括四個角度。


        第一,常態和例外的區隔。從以上列舉的疫情防控的相關法律規定來看,它體現了法律調控當中要區隔常態和例外兩種不同的方式。也就是說,哪些情形是按常態來適用的,哪些情形又是要用例外性、特殊性來對待的。


        例如,在平時的常態法律調控中,隱瞞病情涉及個人隱私、個人權利。但在疫情中,隱瞞相關信息(比如是否到過疫區,經過哪些路線)就是違法行為,可能要承擔法律責任。當然,有關部門掌握這些情況后,也不得泄露涉及個人隱私的有關信息和資料。


        再如,比如無紡布等一些物品,平時可以在市場上隨行就市。在抗擊疫情期間,這些物品可能成為防疫物資,就有依法進行調集、管控、征用的需求。


        第二,個人權利和公共安全的關聯。在常態條件下,平時一個人患了病,不愿意接受治療,屬于法律上的意思自治,是個人的權利選擇。而在疫情期間,拒絕進行隔離治療的,就有可能構成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。


        第三,自我和他人的對應。法治的建構是以劃定法律上的權利和義務為基礎的。在這一對關系中,所謂“自我”就是指個人在法律上的權利。他人,則表明個人權利運行的限度和對他人存在的義務。因此,“不傷害他人、不傷害自己、不被他人所傷害”的原則就成為立法和司法過程中所要考慮的立場和尺度。疫情期間,要求人們在公共場所戴口罩,就反映了這樣一種關系。


        第四,道德與法律的界限。法律源于道德,又區別于道德。平常,一個人隱瞞自己的行動軌跡,對別人說謊,構不上用法律調控的條件。普通感冒或者發燒時到處亂跑,也頂多是個道德問題。但在疫情條件下,行為人就可能要為此承擔法律后果。


疫情調控的法理反思




        經過這次疫情,我們在法理上有哪些反思呢?我認為要在法理上處理好三個方面的關系:


        第一,正確處理規則與情理的關系。法律中的規則,其實都是社會生活中情理的總結。所謂法律是“無情”的,是指法律執行過程中不能摻入個人情感因素,而不是說法律本身是無情的。


        在疫情防控中,同樣要考慮到原則性與靈活性相結合。既要嚴格執法,又要兼顧到人性和情理。凡事不能 “一刀切”,應當精準治疫,分類管理。網絡上許多段子,其實就是人們對于違背規則本身的情理性或者做得過頭情形的調侃。


        第二,要恰當平衡個人利益和社會利益的關系。法律調控是精準性調控,需要在個人利益和社會利益之間做出精準的測量和平衡。在不同法律關系上,差別性和區分度很大,往往不能簡單類比、套用。比如,民事法律關系上的不可抗力,不能機械地照搬到勞動法律關系上。否則就無法保障企業生存,就會產生社會就業問題。再比如,在工傷認定上,法律也有嚴格標準,只有符合相應條件,才能予以認定。


 

        第三,要及時完善規則和制度。世界上沒有完備無缺的法律體系,法律可能會有遺漏。在這次疫情防控過程中,人們已經看到現有規定中一些不夠嚴密和精確的地方。相信隨著人們認識的深入,相關法律必將會得到進一步的修正和完善。

 

 

 

 

(來源:上觀新聞 時間:2020年3月10日)

 

相關鏈接:

 

來源 ▏社聯科普處、上觀新聞       編輯 ▏何大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