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
首頁 > 社科普及 > 東方講壇 > 講壇動態 > 媒體報道 > 正文

【學人論疫——你需了解的社會科學知識】① | 疫病史話

發布日期:2020-02-27

 

 

【編者按】新冠肺炎疫情自發生以來,已不僅是一場醫護人員與疫病的戰斗,還牽動著經濟、法律、文化等社會各個領域。為此,上海市社會科學界聯合會特別拍攝制作“學人論疫——你需了解的社會科學知識”4集主題系列短視頻,邀請專家從歷史、社會、法律、心理四大領域,介紹、解答本次疫情所涉及到的社會科學知識與問題,更好地讓人們從思想上高度重視,在知識上破除疑惑,共同應對疫情帶來的挑戰。

 

第一集:《疫病史話》

 

主講嘉賓:高晞(復旦大學歷史系教授)

 


        從古至今,疫病與我們人類形影相伴。考古學家在四千年前古埃及金字塔中的木乃伊身上,已經發現了寄生蟲病和梅毒的痕跡。在中國的甲骨文中也有“貞有疾年,死”這樣的記載。 

 

        疫病,以一種微妙而復雜的形態,影響著人類文明演進。當人類處于文明早期的時候,人們居住在空曠、原始的田野中,處于游牧狀態,這個時期疾病的傳染幅度比較小。當人們進入到城市、進入到擁擠的場合,疾病就滋生了。歷史學家就曾經說,疾病的滋生地是城市。如今,全球化又使疾病更快速地傳播到世界各地的城市中去。


疫病怎樣改變了我們的歷史?


 

        流行病和惡性傳染病不僅會肆虐人群,甚至會毀滅國家和民族。對人類文明進程影響最大的,受到歷史學家、文學家廣泛關注的是14世紀在歐洲爆發的鼠疫。因為患者吐出來的血是黑色的,所以這種病又被稱作“黑死病”。

 

        這場鼠疫導致了當時世界1/3的人口死亡,有將近一半的歐洲城市毀滅。從1350年到1400年,歐洲人均壽命從30歲下降到了20歲。

 

        中世紀以前,疫病爆發往往會被認為是上帝對人間罪人的懲罰。但是,當這場大規模爆發的鼠疫橫掃歐洲時,主教、商人、貴族,都難以幸免于難。所有人在疾病面前都是平等的。這也使得原來教會對人們的精神控制受到了沖擊。


歷史上如何防治疫病?


        當歐洲鼠疫爆發的時候,醫生教導病人用“以毒攻毒”的方法去對付疾病,他們還到患者家中消毒房間,焚燒尸體和衣服,清潔城市。那時的醫生還設計了一種防護服。他們從頭包到尾,鼻子上帶著一種特殊的香料避免毒氣侵入,手上戴著手套。這跟我們現在疫區醫生的防護設備有異曲同工之妙。

 

        當時,人們已經開始意識到,要通過國家干預和行政手段來處理疫病危機。意大利政府設立了防疫委員會,專門管理病人。他們還設立了隔離區,在隔離區中甚至父子都不能相見;把尸體運送到城外去焚燒;建立了封城制度,所有要進入城區的外來人員,都必須進行檢查。

 

        最最典型的是,當時還設立了海關檢疫制度。1383年,在馬賽設立了世界上第一個海關檢疫。因為他們意識到這場鼠疫是由貿易帶來的,因此在港口地區設立了遠離港口的檢驗區,要求外來船只在海面上停留30天,期間如果沒有發生任何情況,才能進入港口。后來把30天延長到40天,我們稱之為“四旬齋”。


中國第一個口罩是誰發明的?

 

 

        到了19世紀,鼠疫開始在亞洲和中國出現。最早是在云南。1894年,在香港再次爆發了大規模鼠疫。1910年,在中國東北哈爾濱,再次突發鼠疫。這個時期,正值跟我們現在相同的一個情況——春節期間。大量勞工通過鐵路,從哈爾濱回到了關內,即刻把疾病帶到了天津、北京,影響到濟南,致使疫情一度無法控制。

 

        天津和北京的駐華使領館開始封鎖使館區域,禁止華人進入,同時要求清政府對東北的鼠疫疫情做出反應。在這樣的國際外交壓力下,清政府派遣了當時的天津陸軍軍醫學堂幫辦(相當于副校長),劍橋大學醫學博士——伍連德,帶著助手來到哈爾濱抗擊鼠疫疫情。

 

        伍連德到了哈爾濱,首先采取了隔離措施,同時要求所有進入疫區的中國人采取防護措施。他們要戴手套,穿白衣服,還要戴好他特制的一種口罩,因為那時是沒有口罩的。但當地的俄羅斯醫生和西方醫生并不認可這種口罩,認為這是對病人的不尊重,而且表現了醫生的膽怯。當時有一位法國醫生,不戴口罩就進入到疫區探查病人,結果第二天開始咳嗽、發高燒,六天之后死亡。這樣一個案例,使西方醫生意識到了口罩的作用,于是大家就都開始戴口罩,而這種口罩就被稱之為“伍氏口罩”。

 

        伍連德在哈爾濱采取了四項措施:

 

        第一是隔離患者。把所有疑似病人和患者收歸到一個地方,分成四個區,每個區有士兵和警察值守,有衛生官員定期檢查。

 

        第二是阻斷交通,進行交通封鎖。同時對所有過往人群,他采取的手段跟我們今天極為相似——測量體溫,檢查身體。

 

        第三個措施就是消毒。對所有感染的地區進行大規模消毒。

 

        第四是伍連德在哈爾濱的首創,就是火葬尸體。按照中國傳統習慣,尸體是不可以焚燒的,大多采取土葬。在這個時期,伍連德要求打破這個傳統習慣。他集結了200多名工人,大規模集中焚燒疫尸。

在伍連德及其團隊的努力下,這場疫情在三個月后得到了控制。


疫病教會了我們什么?

 

 

        19世紀末期,西方醫學突飛猛進,使得人們找到了傳染病的致病根源。但這百年以來,依然有大規模的傳染病在全球爆發。而二十世紀以來的傳染病都是全球性的,最典型的是在1918年至1920年爆發的西班牙流感。這次流感從歐洲波及到美洲,導致數千萬人死亡。

 

        進入到21世紀,我們為現代醫學發展歡欣鼓舞的同時,依然面臨著傳染病的肆虐。2010年爆發的海地霍亂,到2017年已經造成將近一萬人死亡。而2013年爆發的埃博拉疾病造成了一萬三千人死亡。

人與瘟疫的博弈,也推進了人類社會的進步。它表現在五個方面:

 

        首先,它使人類獲得了對新的疾病的認知。由原來對疾病的未知,到對有些疾病的已知,甚至現在科學家可以慢慢地預知一些新的疾病的來臨。

 

        第二,相信科學,不要迷信。只有科學能夠對付疾病,只有科學能夠挽救人類生命。

 

        第三,教會人們重新思考生命的意義和生命的價值,懂得敬畏生命,敬畏自然。

 

        第四,推動國家完善公共衛生體制和體系,加強社會安全立法。

 

        第五,尊重醫護人員。從古至今,每當疫情爆發,無論是有方法還是沒有方法,醫護人員總是站在疫情第一線,他們做出了巨大的貢獻和犧牲,歷史應當記住他們。

 

 

 

 

(來源:上觀新聞 時間:2020年2月27日)

 

相關鏈接:

 

來源 ▏社聯科普處、上觀新聞       編輯 ▏何大偉